优游平台注册地址

展览评论

展览评论

美术观察丨徐翎:不负期待 砥砺前行——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综合画种·动漫展纵览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0/1/16 16:27:50

  内容摘要:2019年,由于《哪吒之魔童降世》一片惊人的近五十亿票房纪录,将中国原创动漫创作带回人们的视野。“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出色地承继这一关注,选推出众多新作品,全面展示近三十年来积蓄的中国动漫创作力量和思考,成为观众最期待的画展之一。同时,由于综合画种和动漫创作的艺术特殊性,展览中也呈现出一些问题,有待人们进一步思考和应对。

  关键词:中国动漫  原创  团队  展示  综合画种



  2019年9月7日,“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幕。该展区共征集综合画种作品4784件,其中241件作品入选(包括年画、漫画、连环画、插图、书籍装帧五个部分),在其中选出进京作品45件、获奖提名作品11件;动漫部分,共征集作品2449件(包括动画1051部、漫画1398件)。在入选的134件动漫作品中,选出进京作品15件,获奖提名作品4件(动画2部,漫画2件)。其中,沈璐的连环画作品《马克思》、杨春的动画作品《四季》获得了本届美展银奖;李非的连环画作品《我的姐姐》,史国娟、段劼、贾昆、史爽、曹大力、褚黎明、郝一璐、梁雪蓉、林美淇、张蕾、苏大伟、高凌波、董玉波、李姝、赵冰瑶的《生生不息》,徐小鼎、董雪凌的书籍装帧作品《阿弥陀经》获得了铜奖。


2019年7月26日,随着上映仅1小时29分票房即破亿的惊人纪录,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掀起了一股中国动画热潮,而其波及的速度、深度、广度可能出乎大多数人想象——9月7日展布于大众面前的“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是其中最响亮的回声。虽已过去两个多月,回顾那一天,我耳边似乎仍听到身旁那位姑娘的絮叨声:“这是我最期待的画展了!”轻快的语气透露她欣悦的心情,也应和着广东省美术馆里那一刻的热闹氛围。



QQ图片20200116162903.jpg

沈璐(黑龙江)  马克思(局部)  连环画  30×50厘米


  这是9月7日当天开幕的第二个全国美展展事——“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它的开幕盛况回应了之前人们对它的期许与承诺。在2019年5月的“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展区申办工作会”上,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表达了他所代表的美协领导对本届“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落户广州的期待,他认为广州和以广州为中心的粤港澳大湾区在动漫作品创作、人才培养、产业发展领域引领了全国风气之先,有能力办好这个展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献礼。在现场采访中,主要承担此次展事筹备工作的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广州市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城则承诺,“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虽然只是动漫进入全国美展的第二次,但工作团队有信心为中国原创动漫带来一场巨大变革,在动漫艺术创作、动漫学术方面引发强烈的化学反应,有效提升中国原创动漫的思想性、文学性和艺术性,发掘更多中华民族特色文化的动漫艺术,推动动漫艺术走向又一“高峰”。

  围绕着这一期许与承诺,有“动漫之都”称号的广州市启动了它几乎所有的力量:从全国征集来七千余件投稿,动漫部分稿件即达2449件,其中包括动画1051部、漫画1398件;从所有投稿中遴选出375件作品参展;在参展作品中择选60件入围进京展。巨量的数字可见中国当代综合性绘画和动漫创作成果之丰,亦彰显出本次展事的全面与深入;同时,在数字背后有一个高效的团队在运作——广州市动漫艺术家协会交出了一份精彩的答卷:一楼展厅入口处两个180英寸的超大屏幕自动播放两部情节、画风各异又同为自然赞歌的原创动漫《生生不息》和《四季》;展台上,五十余部ipad预装好入选的动画作品,供观众自主观看;手绘作品贴墙排列;书籍装帧实物展示。其间,最突出的是原创性获得了保证,尤其是动漫板块。


  数月之前,2019年5月的“2019亚洲影视展·亚洲动画”单元收录了6部动画电影,其中4部来自20世纪的中国水墨动画电影,分别是《小蝌蚪找妈妈》(1960年)、《牧笛》(1963年)、《鹿铃》(1982年)、《山水情》(1988年);另外两部来自当代的作品是中国的《女他》(2018年)和来自日本的《穿越时空的少女》。由所列几部动画片的创作时间可见中国优秀动画片创作断层之久。而本届展事中,《生生不息》《四季》《二十四节气系列》等作品承继早年由万氏兄弟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开创的独具中国美学精神的中国风动画,以更强的叙事性为观众呈现新的中国故事。这些作品的涌现,意味着中国动漫在近三十年的蛰伏后有了新的发展,这期间所积蓄起来的力量,让它冲破了单纯娱乐性的作品范畴,肩负起新时代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表达中国价值的责任和担当,它们是中国动漫创作力量不负众望的水到渠成,超越语言、年龄的隔阂,具有里程碑意义。



QQ图片20200116162907.jpg

杨春(江苏)  四季(截图)  动画  4分31秒



  伴随着优秀作品同时出现的,必然是创作队伍的精进和变化。动漫艺术有其特殊性,它的综合性质注定它更需要团队型合作力量。在“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展厅中,观众发现部分动漫作品的标签上,在创作者一栏出现了动画公司的名字,比如由蔡志忠团队创作的《风起鸣沙·敦煌曲》的标签上,作者栏里有“深圳市腾讯动漫有限公司”字样。此外,还有广州漫友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分子互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实际上,在已有专门的动漫奖事活动的情形下,全国美展所能涵括的只有动漫中作为艺术的形象设计、制作这一部分,它复合性的技术制作需要另外的舞台评定。也正因此,广州大学动画系主任周鲒在接受采访时客观评价:“动漫很好地在‘画功’这个角度适应了美展机制。”同时,他亦赞誉:“此次美展的动画部分技术超一流,鸿篇巨制与精工制作的作品很多。”这其中,人才的养成、积累成为关键。动漫“画功”的出色与各方美术院校绘画人才的培育分不开。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逐渐消声之时,为国外动画长片代工制作成为人才集聚、成长的重要方式:20世纪90年代初,在动画还未成为大学院校招生专业之时,在广州及周边地区就因此吸纳了众多来自全国各地有绘画功底的年轻人,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为当下中国动漫创作的中坚力量;90年代中期,中央电视台开始初涉动画制作,北京成为中国动画人新的集聚地,大专院校也逐步建立起动画人才培养机制。中国动画人就是这样从动画制作生产线中最简单的画像、填色起步,一步步积累起自己完成全部动画制作的力量。动画片《生生不息》创作团队主创史国娟老师提供了另一样式本土动画人才的成长范式:早年大学学习中国画的她,1984年大学毕业后进入长春电影制片厂工作,担任美术片分厂动画设计,导演过剪纸动画片《脱险记》等;虽然现在重新回到吉林艺术学院从事国画教学,深植于她内心的林区生活经验、国画技法及审美能力以及美术片创作经验,化融一体成为创造的种子,生长为触动人心的佳作《生生不息》。由美术院校担当动画人才培养的主要形式,使得即使受到技术性驱动的动漫越来越有与艺术分野的可能,但在美学层面上,动漫始终接受着专业性的、美学上的指导。毫无疑问,这正是艺术可坚守并发挥作用的部分。



QQ图片20200116162910.jpg

李非(辽宁)  我的姐姐(截图)  连环画  40×50厘米


  另一方面,考虑动漫艺术的技术独特性和动态特性,美展机制或应开拓更灵活的展示机制。就目前看,集合了千余部动漫作品的全国性展事,入选参展不足百部,最终能呈现给观众观看的也就五六十部。如此大的淘汰率,相信并不全在于作品的质量高低,展示空间和时间有限是主要因素。且由于动漫作品演示的动态需要,如能将之投放于电视、网络视频等公共平台,设定合理的播放周期,引入广大观众的关注、审看和投票,无疑可以实现这一类型作品及相关展事的最大影响力和公共价值。笔者以为这是下一届动漫展览应该考虑的问题,当然与之相关的版权机制也应纳入考量中。另一方面,优秀的中国动画片还不应缺席大屏幕。9月6日晚举办的“第十六届中国动漫金龙奖”颁奖活动中,除了《哪吒之魔童降世》获得“最佳动画长片奖金奖”“最佳动画导演奖”“最佳动画编剧奖”“最佳动画配音奖”四个奖项外,还有《镜诰卿年》夺得赛事最高奖“中国动漫大奖”,《23秒外》获得最佳剧情漫画奖金奖,《悠悠钟声》获得最佳绘本漫画奖金奖,《美丽中国》获得最佳插画奖金奖,曾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冲破天际》获得最佳短片奖金奖,经典玄幻小说改编动画《斗罗大陆精英赛》获得最佳系列动画奖金奖。它们及全国美展动漫展事中的优秀动画作品都应该像《哪吒之魔童降世》一样,出现在各大院线的大屏幕上,出现在中国向海外推广的文艺作品中。2019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在希腊雅典开展的“从水墨中来——中国动漫希腊行”活动就将包括《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内的中国现当代经典动漫画作品一百余部带到了欧洲。


回到本届展场,另一个好的现象是,在近一个月的展览期间,不断有相关的主题性分享会和论坛活动在进行。如广州大学动画系主任周鲒主持的论坛“讲座与对谈:动漫艺术的融合与创新”,邀请的对谈嘉宾为日本动漫协会会长月冈贞夫、现在上海教学的加拿大动漫业者肖恩·蒂林和金城;金城主持的美展导览活动和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叶正华主持的“光阴的故事——新国风动画展映分享会”等。这些针对不同层次观众的论坛、分享会活动,进一步强化了本届展事的专业影响力,培育受众的所有努力都将让未来的动漫创作获得更多更强大的支持力量。



QQ图片20200116162913.jpg

徐小鼎、董雪凌(北京)  阿弥陀经(局部)  58.5×36厘米


  虽然本届展事动漫部分夺去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逗留在综合画种手绘作品前的人亦不少。相对动漫区的热闹,综合画种部分丰富多样的面貌另有一种静态的“热闹”感,观展氛围也更像其他美术展事,沉静而优雅。按照惯例,综合画种部分展品标签只列“插图”“连环画”“年画”“漫画”“书籍装帧”等品类名称,而不标识其具体画种或技法材料。如辽宁齐鑫创作的获得进京展资格的《鲁艺日记》是以版画形式创作的插图作品,在形式感和版刻味上很突出;广东林小燕的动漫·漫画作品《岁月静好》似以红蓝圆珠笔绘就,繁复饱满的视觉形象别具装饰意味;新疆尤山的连环画《天山之恋》为水彩画。某种意义上,现在的标签抹杀了作者在绘画上表现出来的专业性,事实上也容易造成误会,即混淆综合画种和综合材料绘画两个概念:综合画种仅是各种画种作品的汇合,综合材料绘画指示出每幅作品都具有的复合材料性质,显然另有场域。

  本次展事出现的另一个现象是创作题材比较集中,这在历届全国美展的多个展事中都曾发生。在这场展事中,重复可见的题材有西藏题材、丝路敦煌题材、铁路建设题材、童年或怀旧题材。以丝路敦煌题材为例,不论内容主旨,仅题名中出现这两个词的作品就达12件;如加上内容相涉者,则数量更多。题材撞车现象年年有,不是一个暂时性的问题,但它的存在指示了创作的惰性或投机心理,关涉艺术家的创作意识和创作态度。同时也提示展事主办者,应该运用恰宜的方式应对这种现象,担负起学术方向引导的责任。

披时徜徉于展厅的观众的笑容喻示着对于“第十三届全国美展综合画种·动漫作品展”的认可甚或满意。而人们对于艺术的期待远高于现实,循着当下的方向,我们期待五年后的下一场盛事!


徐翎  本刊栏目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本文原载《美术观察》2020年第1期)